预测,国内智能移动办公市场到2024年的规模将达到486亿元人民币,复合增长率为12.4%,争夺ToB入口移动平台的战争已经开始,腾讯有企业微信、阿里有钉钉、字节跳动有飞书、华为有Welink。

配图-(1).jpg

狼来了

2月29日,字节跳动旗下办公套件飞书发布官方公告称,飞书相关域名无故被微信全面封禁,并且被单方面关闭微信分享API接口。


据飞书官方声明,早在28日下午,微信就已封禁了飞书域名。当时相关页面显示,因飞书“网页包含诱导分享、关注等诱导行为内容,被多人投诉”而停止访问。在飞书方面进行申诉3个小时后,微信官方并未进行任何回复和理由说明,但页面提示变为“请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”。

3月4日,任正非在Welink团队座谈会内容再度曝光,“WeLink的战略机会窗已经出现,我们要扑上去,撕开它,纵向发展,横向扩张。”

WeLink从企业办公场景、2B这个业务做起,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那我们就要抓紧发展“柳”。碰上一个战略机会,借着这个势就往前冲,扑上去,撕开它,纵向发展,横向扩张,让“柳成荫”。

任正非说,WeLink要杀出一条不同的路来。

果然“狼来了”。

配图-(2).jpg

阿里

钉钉由阿里巴巴于2014年1月筹划启动,专注于提升中国企业的办公与协同效率,具备考勤打卡、外勤员工定位、已读、审批、及时响应等功能。

钉钉1月29日正式对1000万家企业组织发布了支持“在家办公”的全套免费解决方案。主功能包括远程视频会议、方便教育机构和学校使用的群直播、保障企业组织疫情期间消息精准触达的DING功能、保障组织分散办公效率的日程共享、任务协同、在线文档协同、远程打卡功能,还有日志汇报、办公OA、审批、智能人事、钉盘、钉邮、公告、签到、项目群等网上办公基础功能,全量免费开放。助力全社会疫情特殊时期的正常运转。

目前钉钉将视频会议升级到102方免费,有特别需求的企业,还可以通过“钉小秘”发起申请,将免费视频会议扩大到最高支撑302方。

在远程办公的第一天,远超1000万家企业使用钉钉在线办公,总人数超过2亿,因此钉钉技术团队紧急扩容了10万台服务器,用来支持远程办公的需求。

配图-(3).jpg

腾讯

腾讯在公司各个产品间加强了协同能力,利用好腾讯的社交基因、强大分享功能,打通协同办公场景,加强小程序引流,增强流量支持。腾讯已经拥有QQ、微信、TIM、企业微信、腾讯会议等几大能够实现办公互联的应用,可以看出拥有大量用户基础的腾讯对办公领域持续投入,并搭建办公产品矩阵和体系。

疫情期间,很多企业选择了在线办公,远程会议及协同办公需求因而暴增。为此,腾讯会议第一时间面向全国用户免费开放了300人会议的协同能力。

随着外界对腾讯会议的使用量极速增加,从1月29日开始到2月6日,腾讯会议每天都在进行资源扩容,日均扩容云主机接近1.5万台,8天总共扩容超过10万台云主机,共涉及超百万核的计算资源投入。

配图-(4).jpg

字节跳动

头条是社交领域的新兴巨头,面对移动智能办公的兴起,2019年4月在国内推出“飞书” 以飞书入场的字节跳动,一进场就需要面对老对手阿里巴巴和腾讯。2014年,阿里巴巴推出第一版钉钉,两年后的2016年,腾讯推出企业微信。

同在社交领域,飞书和腾讯的正面交锋似乎是难以避免。一开始,飞书没有表现出很强的进攻态势,但仍难以不让人将其视为钉钉和企业微信的直接竞争对手。这样的想法,在本文开篇的“封杀”似乎得到印证。至于真伪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

随后,飞书宣布向所有组织和企业免费开放,与此同时,广告已经在头条APP上频繁刷屏,不仅免费,而且暂没有期限。飞书期待在移动办公领域占有一席之地设想,已经迫不及待。

配图-(5).jpg

华为

华为轻轻一句话拨开了竞争的迷雾,“华为入局更早”,这句话的潜台词是:在企业的合作磨合中具有丰富的经验。

华为将WeLink从内部的工具转变为商业化的产品,并且同时还能为云服务解决方案进入企业铺平道路。

WeLink全球华为用户达到19.5万,日活率99.8%,日联接量超过1200万次,联接团队52万个,联接白板1.4万块、联接业务700+个,联接知识21亿次/年。全球华为人整体协作效率提升30%,员工满意度达到90分以上。

在华为内部,WeLink已经悄悄用了多年,让全球华为员工满意之后,才走向对外开放,期待成为移动办公领域的闪耀明星,也将加速移动办公领域的大洗牌。

配图-(6).jpg

历史的隐忧

2013年雅虎CEO上任后取消雅虎的远程办公,对外宣称“不利于创新”

雅虎人力资源总监在发布声明时称:“很多绝妙的想法都是在咖啡厅或者走道的闲聊中产生的,遇到不同的人,即兴地聊天,想法就产生了。家庭办公通常都是以牺牲速度和质量为代价。要成为‘一个雅虎’,首先我们至少要待在一起。”在一些公司眼里,允许在家办公会破坏团队协作。

惠普和英特尔就曾以此为由不再允许员工远程办公。2006年,惠普停止了数百名IT员工的远程办公方案。2008年年初,英特尔也开始要求其IT部门一半以上的远程办公雇员,每周必须至少4天到办公室报到。

相比于每一个员工的个人舒适度与工作产出,企业往往更为关注“协同效率”,即团队有效协作、成功解决问题的速率,唯有如此才能让公司变得“更为敏捷”。

既然是协作,那么同事之间的彼此沟通、互动与反馈就不可或缺,而能够带来最高效率、最低成本的场所,依然是实体办公室。

反观移动办公,各个成员之间所存在的距离似乎极可能会拖累整个团队的协作效率。

而人与人的沟通,尤以面对面沟通效率最高,思维最为敏捷,因为面对面沟通,双方可以通过眼睛,实时捕捉对方的神态、表情、语气等各种细微动作所传达的信息然后做出准确判断。

而即使在5G网络下,因为各种原因会造成事实上的卡顿、延迟、失真,最后会导致某些关键信息的传递不容易被对方捕捉,1/8秒的延迟从而无法准确判断和做出应对,导致协同效率下降,从而导致工作效率下降。

而且即使通过技术手段解决了部分沟通的效率,但也许会慢慢降低员工彼此沟通的意愿。

麻省理工的访问学者本·瓦贝尔曾与IBM一同做过一项调查,他们发现同一办公室里的员工对于一个潜在问题平均要交流38次,而不同工作场地的员工遇到问题时交流仅有8次,且越是相熟的人交流越密切。

如果彼此沟通的次数少了,自然会影响沟通的效率,协同效率自然下降,这对于要求反应敏捷的现代企业来说是非常不利的。

在家办公的普及,客观上造成了线下社交趋近于零。一些专家认为,由于没有社交群体,员工的视野和思路都会受到制约,而且在公司缩减规模时,比较容易遭裁减。

有趣的是,研究还发现,在家办公时,工作与生活的界限日益模糊,工作往往会渗透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这也会导致员工承受更大的压力,健康和工作效率会大受影响。

在家办公自身极强的个人性特征,使得企业在制定举措时需统筹而论。短期内,在家远程办公注定只是办公室的一个补充,但技术的发展使之成为了不可逆转的大潮流。

拒绝在家办公并不意味着不前卫、不具创造性或者效率底下,不管是个人还是企业,都需因地因时行动。

上一篇:中小企业需要什么样的工作协同管理系统 下一篇:武汉疫情之后,中国即将发生的10大变化